新知識工程

用知識支撐業務,實現業務場景的智能化和智慧化
結合用戶的業務需求,通過知識圖譜技術、自然語言處理、機器學習等技術,實現知識與知識、知識與場景的關聯,最終將知識無縫嵌入流程、工具、系統、平臺中并流動起來,真正幫助人解決問題,創造價值。
Image

知識資產化

匯聚業務系統內知識、業務系統外知識、企業外部知識,形成知識資產,開發業務系統集成、知識分享交流與積累、外部知識獲取功能與系統,并實現知識自動碎片化、自動分類、標簽、關聯。通過知識圖譜內概念的關聯關系及對知識條目的標注,建立“人-崗位-業務場景-知識”間的關聯關系。
Image
Image

知識內部化

打通情報通道,持續有效獲取外部情報信息,加快知識內部化。

面向現有制造專業發展建設需要,整合外部知識,面向專業技術主題,獲取、整合、挖掘、分析外部知識,形成技術熱點、技術趨勢、行業動態等服務,為關鍵技術攻關與能力建設提供有力支撐。

知識伴隨化

根據各崗位(管理人員、技術人員、工藝人員等)、各專業(機加、裝配、鈑焊等專業)的職責與工作內容,利用桌面伴隨工具,向特定工作場景推送知識,并在其工作的環境下,建立知識交流與分享的方式,實現各類知識的積累、交流、分享與創新,達到知識崗位伴隨化目標。
Image
Image

知識使能化

面向特定業務任務中高重復性與低創造性工作,建設知識使能工具集,將數據表、計算工具、計算模型、經驗公式等轉化為工具,使用戶僅關注計算輸入與輸出,不需關注具體計算過程與邏輯。

知識場景化

圍繞設計、生產等場景,開發知識推送服務,建立知識與業務場景的關聯關系,利用嵌入式的方法,在PDM中,實現包括包括標準工序名稱推送、標準操作說明推送、參考標準推送等的知識推送,最終實現“結構化”、“標準化”、“智能化”的目標。
Image

系統及案例

格微是國內最早開展知識管理者知識工程研究的團隊,從十五、一直到現在二十多年,在國防持續開展知識工程的研究。
Image

知識內部化:情報管理系統

跨境采集:支持國外復雜網頁結構的信息采集,擁有優質網絡代理和多國跨境服務器方案。
本地化服務:具備100多種語言的自動翻譯,支持對接人工精準翻譯服務。
主題采集:對關注的內容進行全網采集,或特定網站內的關鍵詞采集。
自定義標簽:支持對數據添加自定義標簽,提高對采集數據的標識與管理。
提供檢索API:支持API接口方式獲得數據,方便第三方平臺對接。
數據可視化:支持數據可視化展示與分類檢索
Image
Image

知識資產化:知識標引系統

專業領域知識圖譜的標引與應用探索
  • 支持百億以上級別的實體和關系的高效標引,基于預定義和自定義的算法對數據進行處理;
  • 支持非機構化、半結構化和結構化數據的接入和處理;
  • 支持金融風控等多個應用場景,也支持用戶根據業務特性就應用場景進行自定義;
  • 底層存儲基于高性能的圖數據庫,可快速完成百億級數據導入,實現毫秒級查詢響應。

知識資產化:知識管理系統

格微知識管理系統主要解決如下問題:
  • 知識分散、缺乏有效的組織和管理
  • 企業知識規?;黾訉е聶z索困難
  • 知識日常積累工作實施困難
  • 異構系統知識共享應用困難
  • 缺乏有效的情報管理工具
  • 知識“重復創造”問題突出
  • 知識管理平臺與設計系統集成
Image
Image

知識使能化:智能編輯器

針對企事業內對編寫技術手冊、項目報告、辦公公文、標準編制、方案編寫等應用場景下,寫作規范性弱、格式要求不統一、文件管理零散、資料查找困難、歷史文檔難以復用等問題,利用格微知識管理思想,比特能技術提供的一套提高工作質量和工作效率的辦公軟件系統。

知識場景化:工藝智能化編制系統

工藝設計階段決定了產品制造成本的70%至80%,特別是對于飛機、航空發動機、軌道交通、燃氣輪機等“國之重器”,工藝設計可靠性與成本管控尤為重要。GE-HCPP(格微人機協同工藝設計平臺)利用機器學習、知識工程、知識管理與微服務等新一代信息化技術重構工藝設計與管理模式,在工藝設計場景下實現知識“場景化”、“伴隨化”、“使能化”、“資產化”與“內部化”的目標。
Image
Image

知識伴隨化:崗位伴隨系統

  • 目標:建立以“人”為核心的知識工程環境,改變員工行為是知識工程的目的,讓員工每一次工作都比前一次做的更好一些;
  • 重要性:與業務及崗位相結合是實現知識工程與知識管理實用化的關鍵;
  • 達到的效果:開發崗位伴隨知識助手、便捷知識積累、快速知識應用、形成進入知識管理環境的入口;